代孕为什么不能被合法化?只因为人性的红线不容试探

2024-05-14 304次

代孕是什么?代孕为什么会存在?合法化的代孕会给我们普通人带来什么影响?2024开年,郑爽、张恒代孕,郑爽弃养事件轰炸全网,九个月过去了,你是否真正意识到了,代孕及代孕合法化的的危害?

孕育的母亲

(中插小故事)

那天,我们收到了两包种子,一包是罂粟,一包是稻谷,他们问:村长,我们该种什么?

代孕为什么不能被合法化?只因为人性的红线不容试探
代孕是什么

首先要清楚的是,代孕和试管婴儿不同。二者都是使用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将精子与卵子在人体外结合成受精卵。但代孕是将受精卵植入孕母子宫,由孕母替他人完成怀孕与分娩的过程,而试管婴儿仍由母亲分娩出。因生殖能力原因,代孕总类还包含精子、卵子由非夫妻双方提供的情况。

代孕自诞生之初就饱受争议,它的背后有着复杂的利益链。

是稻谷,还是罂粟?“凭什么别人的城镇如此富饶,而我们的村子如此狭小、偏远?”我不甘心…

为什么会出现代孕?

其一,不孕不育夫妇的需求。这些年,随着人们生活环境和生活方式的变化,不孕不育人群的比例也在大幅增长。2009年,由中国妇女儿童事业发展中心、中国人口协会共同发布的《中国不孕不育现状调研报告》称,中国不孕不育率已经攀升到12.5%至15%不孕不育患者超过5000万,并逐渐增加。拥有自己的后代是许多夫妻的愿望,生育能力的缺陷使他们将目光转向了代孕。

其二,同性恋者的需求。据资料显示,女同性恋者与男同性恋者总人口占到世界人口比例的4%,在75.9亿(2018年数据)的世界人口基数上,这是个不小的群体。国外的男同性恋者往往会选择以代孕方式拥有自己的孩子。

其三,生育成本的转嫁。据学者霍和希尔德与伯克指出,越来越多的女性正在成为职业女性,但女性仍然承担着扶养和看护孩子的主要责任。职场升职上的“玻璃天花板”促使更多的女性选择以代孕的方式来减少自己的压力。当然,这只是很少一部分人的选择。

繁华的城镇上开满了饭馆,进货商说水稻可以收四元一斤——那么罂粟呢?他开心地咪起了眼睛,那你就发了!

我们选择种罂粟。来城镇里来吃饭的人越来越多,对罂粟的需求量也越来越大,所有人都很开心…

代孕(代孕合法)的危害

代孕假若合法,其中巨大的利益必会使这条产业链加快加深地“完善”,出现如代孕大国乌克兰的代孕公司,而这非比寻常的残酷。

1、对于无数女性身体伤害。

这项手术需要无菌、无尘、恒温的环境,但一般机构根本做不到。为了节约成本,他们甚至不会给女孩打麻药。最后很多卖卵女性都在术后被感染,导致不孕。最严重的,甚至命丧手术台。

17岁少女进行取卵手术导致双侧卵巢破裂

更可怜的是要过生育这道鬼门关的母亲们。在BBC所拍摄的《代孕者》镜头中,外观简陋低矮的屋子中安排了几百位代孕妈妈,房子被区分成隔间,每个隔间容纳十个孕妇,同吃同睡遵循着严格的管理制度,不允许自由外出以及随意走动。在生产过程中,她们要承担一切怀孕的痛苦。

出于对金钱或其他目的的追求而将身体作为机器租借,蔑视人格的行为既是对人类种族延续过程神圣性的践踏,又是对母爱伟大性的亵渎。

2、对孩子的伤害

多少孩子会因为代孕遭殃?没人统计过这个数字。

当孩子被定制,没有经历十月怀胎一朝分娩的父母,也不会产生太多情感的羁绊,当遭遇孩子不符合要求,夫妇俩感情不和等各种意外时,说不要就不要,说丢掉就丢掉。孩子可以被当成商品买卖,长此以往,以后街上不止有流浪猫狗,恐怕还有一堆被弃养的孩子。

那么没人要的畸形残疾娃娃,下场是什么?——打着“残次品”处理来做“废物利用”。犯罪分子取走孩子身上的正常器官,做起了贩卖人体器官的生意,这种现象已经出现,几年前泰国被打掉的犯罪团伙就是犯下了这样的罪行。

3、你所想象不到的“剥削”本质

代孕无异于器官买卖!代孕合法化,不仅仅是对孕母本身,对其他女性同样也有不可忽视的风险。马克思曾说:“当利润达到10%时,便有人蠢蠢欲动;当利润达到50%的时候,有人敢于铤而走险;当利润达到100%时,他们敢于践踏人间一切法律;而当利润达到300%时甚至连上绞刑架都豪不畏惧。当利润刺红了人们的双目,当自愿代孕的女性数目不足,无可置疑,会有恶魔对无辜人伸出屠刀。

你以为你是精英阶层,代孕合法只是你剥削底层女性生的工具,但是在更高阶层中,你也不过只是底层的代孕工具罢了。而被法律所允许的代孕,会使得即使非自愿的子宫买卖因钱权交易变成合法买卖而受到法律保护。公司里工作的女性,学校里读书的学生,无人能幸免。我们知道,子宫不是用一次就会报废,但是人的精神却未必能在高压重负下不趋于崩溃。

城镇里的人络绎不绝,没有进我们货的饭馆开始倒闭,土地里中满了罂粟,他们说:村长,我们赚了好多钱!

“汤里有罂粟?”“菜里也有。”不不不,我们不能吃这个…我们要万分的…小心。“没有不放罂粟的饭馆了。”

警惕弱化代孕特殊性的话术!

有人说,代孕也算是一种劳动方式,也是出卖劳动力,与其他劳动方式并无本质性不同。但在这个世界上,有哪种通过出卖身体,践踏人格,无视身体健康、摒弃人格尊严的劳动方式是被允许合法存在的呢?

母亲与孩子

我们每一个人都不愿意被物化,都希望能作为一个人格健全的自由人而活。而正如我们所见的,一旦代孕合法化,孕育生命的子宫就成为了货物架上任人选择的商品,而女性本身也就只是这个商品的容器、或是包装。因此,在蠢蠢欲动的恶意真正成为现实之前,我们每一个人都要认识到,抵制代孕合法化义不容辞。

在美国、俄罗斯、澳大利亚等国家已经将代孕合法化的情况下,我国主流还是对代孕持反对态度。卫生部在2001年发布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中规定“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虽然这种规定仅停留在部门规章层面,立法效力层次偏低。但我们可以相信,代孕这片缩在阴暗角落的阴影,最终能被法律的光芒驱散。

相关推荐